關爾子夫

【咕哒阿福】石乐志

riyo老师盖章了咕哒阿福之后的一篇傻屌文

▹理性蒸发EX

思春期未成年人的硬盘里存着一些不可描述的视频是无可厚非的,藤丸立香作为一个未成年单身并且标榜自己笔直笔直的男孩子,也在硬盘深处藏了这样一个文件夹。
“啊果然还是巨乳人妻深得人心啊……”藤丸同学和死党一起在某个奶茶店的角落进行着暗黑的资源py交易,这位死党有感而发地用藤丸的ID往自己的网盘上丢进了许许多多的bt文件,“阿立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啊,我找找我的。”
“粉毛贫乳水手服。”
“这么具体的吗……啊?!”这时死党突然力拔山兮气盖世般的疯狂拍着藤丸的肩膀,藤丸差点没被刚刚吸进喉咙里的珍珠呛到窒息,“我靠你快看!那边那边!”
于是藤丸立香带着满嘴的奶茶和珍珠抬起头,看到了吧台那边坐着一个与自己隔着屏幕见了无数次面,每次隔着屏幕见面双方基本都是坦诚相待的,那位粉毛贫乳水手服的美少女。
然后他嘴里的奶茶混着珍珠就全部喷到了死党同学的脸上。

“……那个,请问您是那个小……小彩花老师吗?我非常非常喜欢您的作品,请问可以签个名……”少年在死党的怂恿下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喜欢的水手服女优搭话。
“不是哦。”
“诶?”
“我不是你说的小彩花哦,我的名字是阿斯托尔福。”少女说话的时候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微微晃动着她脑袋,眼神游离在藤丸立香的周围却并没有看他。
接着她突然站了起来,靠近藤丸的耳边,音量倒是丝毫未减,“但是那个小彩花老师,是不是那位AV女优小姐啊?”
“唔……”藤丸立香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僵直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用眼神诠释着“我不是我没有不是这样的请不要拆穿我”。
然后他艰难地挪回到座位上拎起正在一边擦脸看笑话的死党拔腿就跑。
真的,死了算了。

“阿立你是白痴吗,跑什么啊?不应该趁势道歉然后骗到line号码吗?”死党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的嫌弃眼神看着藤丸。
“哈?那种情况怎么好意思啊!”
“所以说你才是处男。”死党毫不犹豫地开始戳藤丸的痛处。
“你不是吗???”
“我不是啊,我有女朋友的。”
“……”单身处男藤丸立香沉默地看着一脸得意的基友,爆发出了怒涛男魂(bu)的呐喊,“你tm有女朋友还向我要那么多巨乳人妻的种!!!!!”

虽然单身,但是日子还要过啊,藤丸同学继续着普通的日常单身狗生活,直到某个星期五他在放学的路上再次遇到了阿斯托尔福。
阿斯托尔福仿佛老朋友一样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勾上了藤丸同学的肩膀,“呐呐藤丸同学,接下来有时间吗,我们去约会吧~”
“嗯???”突如其来的后宫男主角展开?美少女投怀送抱?怎么办怎么办要拒绝吗?但是对方可是正中自己红心的超级美少女啊!
“突……突然约会什么的……我又不是阿斯托尔福小姐的男朋友,不,不太好吧……”面红耳赤的藤丸同学最终结结巴巴地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那你来当我的男朋友不就好了吗?”少女理所应当地说。
“咿——可,可以吗?”
过于害羞的藤丸同学沉浸在美少女投怀送抱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原因。
最终两个人真的一起看了电影吃了饭,之后藤丸同学带着小紧张跟阿斯托尔福在步行街上闲逛。
“说起来藤丸同学的家好像就在这附近吧。”阿斯托尔福突然说。
“诶,是的。”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藤丸立香少年啊,你就不稍微怀疑一下为什么人家小姐姐只见了一面就知道你家住在哪吗?
“不……邀请我去坐坐吗?”少女微微泛红着脸,似乎连虎牙都紧张地缩了起来,小声地问道。
也太可爱了吧!
甚至想要里番展开把这位粉毛贫乳美少女带回家酱酱酿酿啊!
当然真正的死宅只敢想想而已。
“阿斯托尔福小姐要是想来做客,当然好啊。”
“噗嗤,藤丸同学,你真是太可爱了♥︎”

“哇,不愧是小彩花老师的死忠,居然连这盘限定版也有收藏诶~”
“呜哇阿斯托尔福小姐请不要随便看我的床底!”拿着托盘的藤丸立香紧张地赶紧把茶点放到桌子上来抢阿斯托尔福手中封面不可描述的光碟。
然后他跌(dié)倒了。
很套路很像故意地跌倒在了阿斯托尔福的身上,再然后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阿斯托尔福小姐,你在裙子里塞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只是藤丸同学你的脸压在了我的〇〇上了。”
你他妈说啥???
少年藤丸立香掀开了阿斯托尔福的百褶裙。
少年藤丸立香放下了阿斯托尔福的百褶裙。
卧——槽——?????!!!!!
藤丸立香发出了一声响彻云霄气壮山河余音绕梁般凄厉的悲鸣,什么后宫男主,假的,后宫是不可能后宫的,现实是会有女装大佬替我爱你。
坚强,藤丸立香,男孩子,男孩子岂不是更好吗?
啊不行不行果然还是不行……
“藤丸同学,其实呢我也是小彩花老师的粉丝,所以经常会打扮成她的样子。那天发现你也是她的死忠,不由得就多关注了你。”阿斯托尔福直起身来凑近藤丸立香已经石乐志的脸,做出抱歉的表情,“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嗯……嗯……”就算道歉那也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啊阿斯托尔福小姐,啊不,阿斯托尔福先生。
“诶这个表情,果然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没关系的我可以像那个〇〇家的〇女仆一样给你当女仆赔罪哦,做饭洗衣服打扫终结童贞什么都可以做哦~”
不了不了还有最后一条什么鬼。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的意思吗……”阿斯托尔福一下子站得笔直,微微提起自己本就短的过分的裙边,对着藤丸弯下腰,
“那么Master/御主,以后请多多关照♥︎”
……
雅蠛蝶,偶捏该!!!

点梗的温泉pa

请确认自己可以接受暗黑咕哒子的设定再看

全是车(

绿色的前传


绿色的前传二


绿色的饺子

开个点梗

想吃什么都可以,就当给抽牛郎团攒人品吧
以前写过的cp都可以点,没写过的你们可以问问
不带tag了反正应该没有人看到,没有人看到我就黑给我家太太了。
嗯。

【ABO/大公咕哒♀】生贽4.0(完)

·原创人物有
·私设严重
·ooc

这个故事本不应该由我来讲述,毕竟当事人有三名,其中不包括我,但是那位教授先生确却是身在其中的。
是关于「藤丸千佳」,你的母亲的故事。
她和你不一样,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作为「生贽」的命运。尽管如此,她也一直活得很开朗,在大学研读心理系,是那位教授的后辈。当然那时候的教授,只是心理系的助教而已。
你的教授对她特别照顾,她对教授也是无话不说,什么恋爱的话题,节食的话题,还有「生贽」的话题……全部都和他聊过。
教授是个看上去轻浮实际上也很轻浮……好吧也很认真的人,他从知道千佳命运的那一天开始就开始寻找拯救她的方法。
但是从她成年开始,关于仪式的梦境就开始一直困扰着她,她甚至出现了在梦游中离开房间向「阵」的方向移动的事情。虽然教授每次都能及时地找到她,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的精神已经近乎崩溃,连日常生活都很难靠自己继续。
教授一直坚持给她做心理疏导,但是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转机的到来是那个人的出现,也就是你的父亲,他来的那段时间千佳的状况真的很好,他们普通地恋爱结婚,生下你。
——就在你出生的当天的晚上,她失踪了。
第二天教授带我一起去看望千佳的时候,医院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小小的你一个人。
教授当时像是发疯了一般冲出了房间,独自驱车赶往「子阵」的地方。
当然他赶到的时候,千佳已经完成仪式死去了,就在那个水池里。
他去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暴怒地击碎了还未消失的镇石。他回来的时候双手沾满了血,我认识他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他。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教授对千佳……当然他只是想要千佳活下去而已,但是你的父亲,却是「行刑者」。也是那个时候,我猜想到所谓「行刑者」的真面目——就是「阵」本身。
让你出生的目的,想来你也很清楚。
确实,不是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

“千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真相不是吗?”
女孩的脸上露出崩坏的表情来,死寂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亮。她们很像,又完全不一样,“命运是无法反抗的,就算‘他’欺骗了我,我最后能在这里镇压邪魔鬼祟,也只是顺从自己的命运而已。”
“不要自欺欺人了,阴阳师对阵的设置根本不是这样。最初的仪式虽然残酷,但也是藤丸家自愿加固封印的行为,这个仪式早在大正年间就已经被终止了。”民俗学者漠然地陈述道,“那以后的献祭,根本就是「阵」自发的行为,从加固封印变成吸收力量,因为这里所封印的妖怪根本,已经和封印之阵本身,融为一体了。我说的对吗?”
她的瞳孔有一瞬间的发颤。
但是「阵」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女孩周身缠满的鬼手从她身上剥离了下来,逐渐雾化融合变成了人形,同时女孩也再次失去了意识倒在了浮台上。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藤丸’。”
“您倒是变了不少呢,弗拉德先生,毕竟对人类来说,二十年可不是什么短时间。啊~真想见见莫里亚蒂教授呢……”看上去只有二十代出头的男性嗤嗤地笑出声来,他绕着女孩安静的身体来回踱着步,“不过您说的不全对,我是真心喜欢过小千佳的,我对食物都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当然我也喜欢我可爱的女儿——我的小立香。”
“您大可安心,我是不会吃掉男性的,您只要老老实实地站着,等到仪式结束。到时候我我就可以完完全全打破封印出来了。当年和小千佳在一起的时候每晚还必须回到这里,真是非常辛苦是时期啊。”
男人揪起了女孩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正对着自己,卷起自己的舌尖绕着唇齿细细地舔舐了一圈,“现在,终于可以咬下最后一口了,我的小立香……”


锐利的齿尖刺破了颈后脆弱的皮肤,鲜血混着信息素的味道迸出。
那一刻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一切都安静地定格在了一张没有色彩的画面上。


「 “如果我最终还是没能拯救她,你可不要拿威士忌的酒瓶砸我。”
“不会的,我最近喝白兰地。”
“不要像我一样错过,弗拉德。”教授说的格外认真。 」


“怎么……可能,不可能……你是怎么过来的?”
一同被贯穿的还有浮台中心镶嵌的镇石,弗拉德手中锋利的锥刺彻底击碎了最后的一颗。
「阵」开始分崩离析,依托其而生的鬼祟也随之开始自行肢解消散。

“请不要搞错了,藤丸立香是我的所有物。”弗拉德将自己染血的犬齿从女孩的腺体中抽离,发红的眼角用余光撇向正在崩坏破碎的「阵」的实体。
“……弗拉德先生?您来了啊。”女孩此时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甚至还无法好好地聚焦到他的脸上。
失去镇石作用的浮台伴着碎裂的声音沉入水底,两个人再次一起坠入水中。
“……弗拉德先生,和您在一起我还真的一直跟水过不去啊。”
弗拉德闻言不由分说地将原本勉强浮在水面上的女孩拽入了水中,将她圈在怀中亲吻她的嘴唇。
他的长发散漫在水中,他的唇带着水流的微凉。
女孩浑身紧张地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弗拉德算是在她闭气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个吻,终于带着她回到岸边。
“……”刚刚那算什么?临时标记加kiss?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感情线毫无征兆作者是不是要被打?藤丸立香的大脑完全陷入了混乱,虽然混乱里完全没有刚才仪式的危机感。完了这岂不是恋爱脑女主,又要被打了……
“你在想什么?”弗拉德揉了揉女孩失去动静的脑袋。
“不……啊,怎么说呢,差点以为和上次一样又要在这种地方做了……的感觉。”女孩用尽了自己所剩无几的逻辑语无伦次地说道。
“你这是想要制造问题?”突然接近的低沉嗓音让女孩浑身一个激灵地挺直了脊背。
“不是的不是的……但是……也,也不是不可以!”
男人看着女孩惊慌失措的表情不由得勾起嘴角,他不轻不重地在女孩头顶上敲了一下,“刚刚死里逃生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现在休息的差不多了,回去吧。”
“嗯……”
“虽然我没有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做这种事情的趣味,但是回家之后可以考虑一下。”
完了完了我的形象已经完全是随时随地发情的小狼狗了吧。女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追上了弗拉德的脚步。

回到市区后女孩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还要去大学找教授报到。
女孩将弗拉德让她转交的诗笺放在了教授的办公桌上。
“教授先生,母亲她有话让我转达给您。”
白发的教授在堆积如山的报告中微微抬起了头,女孩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今天把头发披散着,她的脸正映着夕阳的光,教授一时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人。

“莫里亚蒂前辈,谢谢你。”

“呜哇教授你怎么看呆了,被我迷住了?”女孩说着凑近了教授的办公桌,促狭地笑着。
“我只是在想,这两天你拖欠的报告再加三千字怎么样。”
“不要啊放过我好吗教授先生我保证明天就交!”
“那还在我这晃什么快回去写!”
女孩的身影一溜烟消失在了门外,教授支着额头苦笑着叹了口气,“用二十年等来了一张好人卡啊。”
只剩诗笺躺在一叠叠的打印纸上——
“寒月无情,拂晓依别,此时断肠。”
连诗也不是唱给我的。

.。.:✽・゚+.。.:✽・゚+.。.:✽・゚+.。.:✽・゚+.。.:✽・゚+

嗯,你问我“我的所有物”是什么意思?你居然听到了啊,那就是饲主和宠物的关系啊。教授把你交给我时候就是这样说的,说你就像小动物一样。
不满吗,那你现在从我身上下去好吗?
不要摆出这样的表情啊,你现在可以赶紧换上衣服去写报告了,死线是明天吧。
年轻人通宵是不可避免的吧,那么晚安。
“晚安,弗拉德先生。”女孩说完,轻轻合上了门。

找到了很久以前绿色的小段子

这次是汪酱
浮气的日常

“喂小姑娘,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库丘林拿着御主早会分配的给他的礼装追了上去。
这是什么鬼,爱之灵药?但是他根本就没有魅惑技能好吗。
“嗯?”少女停顿了脚步转过身来,凶狠地盯着他。
“我是说,御主。”番犬迅速低下了头,乖巧地把手中的药水递了出去,“但是你是不是真的搞错了礼装,我可不是那些「红颜美少年」啊。”
“哦,好像确实是这样。”少女歪了歪脑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扔了吧我一会给你个新的,反正也不值几个qp……”
“诶~”这时向来让人捉摸不定的御主突然露出了十分危险的笑容,她接过粉红色的小瓶子,打开来,一饮而尽。
自己喝了?????
“等等!御主你!”库丘林根本来不及阻止御主的行为,不如说这个御主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他真的完全无法理解。
果然“御主运”的问题吗?!
“库丘林,你看看我,有被魅惑到吗?”
“没有。”
“达芬奇亲这个奸商,走我们去碎了她。”
等等这个人完全神志不清了吧!爱之灵药这种东西是含酒精的吗?一言不合碎五星啊?
“不不不,我说谎了,其实有被魅惑到,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而已……”达芬奇你可要感谢我让你免除了一次变成绿方块的命运。
“啊原来是这样,那就好。”
什么你就这么相信了吗?这样不太好吧!
“快点,跟我回房间。”这时少女摸了摸他的头,用仿佛让是宠物狗去捡扔出去的骨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哈?”
“走,我们上床。”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不由分说。
“等等这真的不太好吧御主!”
少女钳制着他的手迫使他弯下腰来,凑上去咬上从者的嘴唇,在他的口腔里乱暴地转了一圈之后才慢慢退出,嘴角甚至还带着银丝。
“喜欢吗?”
“……喜欢。”心惊肉跳的从者脸上泛着红,一瞬间好像真的要被少女的眼神吸进去。
他的御主这时却突然笑了起来,还冲他吐了吐舌头,“傻瓜,那个瓶子里面装的是白开水。”
少女看到库丘林变得铁青的脸色,心满意足地转过身离开。
“哦,记得一会来我房间拿礼装。”
礼什么装啊,老子不要了好吗!
但是……刚刚的御主,有点……可爱过分了吧。
番犬这么想着。

【ABO/大公咕哒♀】生贽3.0

·实在是很难把握这种题材只能尽力把故事讲出来

·ooc


“她的尸体找到了。”
“果然在那里吗?”
“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相信传言的真实性,她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连夜从东京去到那种乡下的地下水池自杀。你是对的,她就是这一代的祭品。”
“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需要做的事。电脑开着吗,我把目前的资料发给你。”
“好。”
虽然过去了多年,教授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时他挂断电话,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直射进来,明晃晃的刺得眼睛生疼。
但是女孩永远不会回来了。


有什么人正勒着她的脖子,力道很大。
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她不由自主地伸手企图解开桎梏,然而只是让自己紧绷的指尖徒劳地在颈项上留下一道道带血的抓痕而已。
是谁?
可供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因为窒息开始泛出白沫。
究竟是……
视线模糊直至失去意识之前,她最后看到了那个人垂坠下来的金色长发。

“!!”藤丸立香从梦中惊醒过来,剧烈地喘息着。刚才的梦太过真实,她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勒死。
还有刚刚那个人,似乎是……弗拉德先生。
女孩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刚过凌晨三点。
又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好,确认一下自己的装备,手机手电筒还有背包,这次记得把腰带扣上。最后就是抑制剂和挥发剂……我帮你绑在腿上。”
“挥发剂……这是什么?”女孩弯下腰来端详着两支针剂,好奇地问道。
“以防万一,如果我们走散的话遇到突发情况,我可以很快定位到你的位置。当然,是在手机失去作用的情况下。”人类在嗅觉方面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优势,但是信息素是特例,尤其是alpha和omega之间,如果在大街上对发情的omega使用挥发剂,后果大概是要上新闻的程度。
“我知道了。”女孩点头。
“最后提醒一次,这次的「阵」是活的,上次的「阵」死的,所以我们进去以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跟紧我,首要任务就是破坏四处启动仪式的镇石。”
弗拉德双手推开了古宅厚重的木质大门,女孩跟着他的脚步进入房子之前看到了旁边的门牌,虽然已经由于时间的关系被侵蚀到模糊不清,但是确实是——
「藤丸」两个字。

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弗拉德给她的文件对祭祀家族以及死者的名讳只字不提了。

“那个,弗拉德先生,这间房子该不会是……是我……”女孩颤抖地握住弗拉德的手腕,然而指尖触碰到的却是一片冰凉,她低下头确认,只看到了自己手中惨白的枯骨。
“!!”她猛的松开手,脱力地几乎要跌坐到地上,站在那里的并不是弗拉德,而是一具浑身缠绕着灰蒙蒙烟雾的骷髅。
骷髅狰狞的头骨低下来接近女孩,速度并不是很快,藤丸在他接触到自己之前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几乎是落荒而逃。
怎么回事,只是刚刚踏入这座房子而已,这确实并不是游乐场的鬼屋吧。女孩想着,确认骷髅没有追过来之后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哪里……”她翻出背包里备用的建筑平面图,就着手电筒的光确认四周的房间和地图比对,“……阵眼的、正上方?”
按照自己刚刚从玄关开始一直往右的跑法,现在站在阵眼中心的正上方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此时,地板开始晃动了起来,和上次纯粹的断裂不同,这次的移动显然是机关推动的结果。藤丸借助手电筒的光很快就看到了逐渐打开的地面中心下的水光。
果然和传言一样。
必须要快点离开这里,如果她的推测没有错,那么站在这里的自己想必就是传言中所谓的祭品,也就是「生贽」。
要先找到走散的弗拉德先生才行,但是如果,如果带自己来到这里的他是「行刑者」的话……她一瞬间回忆起了那个梦来,那个勒死自己的人的金色长发。
那么现在已经无法再依靠别人了。
然而无论她怎么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和走廊的距离永远不会缩短,收拢的地板很快就来到了她的脚下。
预想的坠落没有到来,女孩在那一瞬间被无数半透明的手缠住了身体。她还来不及惊讶,那些看上去没有实体力量却大的惊人的手已经将她牢牢固定在水面上一方小小的浮台上。
背包、手电筒、手机甚至她身上的外套,全部被横冲直撞的锋利鬼手撕扯着剥离开来。
最后她的咽喉被死死扼住,就连疼痛的感觉也因为缺氧而麻痹。
就此结束了吗。
和以前无数次的祭祀一样。

『关于某某邸的活人祭祀,据考最早开始于江户时代初期。究其缘由,在江户时代鬼怪作祟,人们无法完全驱除,将部分鬼怪封印于江户的远郊。分为子母两阵,一共五颗镇石镇守,子阵一颗,母阵四颗。为了避免阵法被破坏,镇石只有在仪式开始时才会出现。只要任一镇石还存在,祭祀仪式将持续。
……
关于「生贽」,由某某家族世代提供。每代子嗣中将有一位女性被阵选中,成年之后将会由每一代的「行刑者」引导至阵中,用献祭生命的方式维持阵的运行。
关于「行刑者」,目前只知道是由男性担任。一传养24匓是

v cla
包然本,再次失么叩一
就坏剓破部分持暄噰宸,,䜄…和v 贯坏,己v 小的浮冰住了阵懪倂蝟琎地站到了实的 />倅,献祭么䇍瞬间被贯廡的蚕我地笑着。直包㌁价的掟本镇緲经关冰緲经尖触绑在贯帤支v “她翙釃着 />“法,猁䆵J不拈8达己v cla石。”人粉红液了瞬上女㌁䌅猥防晨晨艘得乱多璃直弱的v 她弌繋倂击了下殰彜4,㌁混着信镇r / />又。她只来“r /弌沫譩轆是信㌁云鑄连夀楼尸体找轻一縋的㌁䥼墋灌䥼墋击。孒蜿蜒曲折里翷宫了㟕导镇势,伌好像/>在俑某霼漏眄⌁潠的位r /帎麆棟的俙个断裂不弌快就看瞬鰆孒照林們迟的䜰下阵眼灌起彜4,a眄⌁乱嚄地到了天把啙,䜖巑散肩膲6一使譩低俫向勒死自命琶砸坏,鼌䜄体ㇳ奈回䵘由ﰏ的⌁歐处位r /坥,㌁」冷去林,刂"ht横始乱朻〛倂弌在…庄跑谢漌犛地逐倂凲, />女位r /帍是弗䏋本䃊醒
つれなく想えし
她れより
暳ばかり
忧きものはなし石。”r /“區么?”弗 耦‱24vula r />番犬这么br 9我e持a 厽的䐍字。
浮冰住是突然笑铃浑身的血液映衎俫奈彻轻上挑的嘴角,美艳刂惊人r /

▹最后的壂化臺自《小仓部人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