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ABO/大公咕哒♀】生贽3.0

·实在是很难把握这种题材只能尽力把故事讲出来

·ooc


“她的尸体找到了。”
“果然在那里吗?”
“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相信传言的真实性,她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连夜从东京去到那种乡下的地下水池自杀。你是对的,她就是这一代的祭品。”
“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需要做的事。电脑开着吗,我把目前的资料发给你。”
“好。”
虽然过去了多年,教授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时他挂断电话,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直射进来,明晃晃的刺得眼睛生疼。
但是女孩永远不会回来了。


有什么人正勒着她的脖子,力道很大。
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她不由自主地伸手企图解开桎梏,然而只是让自己紧绷的指尖徒劳地在颈项上留下一道道带血的抓痕而已。
是谁?
可供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因为窒息开始泛出白沫。
究竟是……
视线模糊直至失去意识之前,她最后看到了那个人垂坠下来的金色长发。

“!!”藤丸立香从梦中惊醒过来,剧烈地喘息着。刚才的梦太过真实,她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勒死。
还有刚刚那个人,似乎是……弗拉德先生。
女孩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刚过凌晨三点。
又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好,确认一下自己的装备,手机手电筒还有背包,这次记得把腰带扣上。最后就是抑制剂和挥发剂……我帮你绑在腿上。”
“挥发剂……这是什么?”女孩弯下腰来端详着两支针剂,好奇地问道。
“以防万一,如果我们走散的话遇到突发情况,我可以很快定位到你的位置。当然,是在手机失去作用的情况下。”人类在嗅觉方面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优势,但是信息素是特例,尤其是alpha和omega之间,如果在大街上对发情的omega使用挥发剂,后果大概是要上新闻的程度。
“我知道了。”女孩点头。
“最后提醒一次,这次的「阵」是活的,上次的「阵」死的,所以我们进去以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跟紧我,首要任务就是破坏四处启动仪式的镇石。”
弗拉德双手推开了古宅厚重的木质大门,女孩跟着他的脚步进入房子之前看到了旁边的门牌,虽然已经由于时间的关系被侵蚀到模糊不清,但是确实是——
「藤丸」两个字。

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弗拉德给她的文件对祭祀家族以及死者的名讳只字不提了。

“那个,弗拉德先生,这间房子该不会是……是我……”女孩颤抖地握住弗拉德的手腕,然而指尖触碰到的却是一片冰凉,她低下头确认,只看到了自己手中惨白的枯骨。
“!!”她猛的松开手,脱力地几乎要跌坐到地上,站在那里的并不是弗拉德,而是一具浑身缠绕着灰蒙蒙烟雾的骷髅。
骷髅狰狞的头骨低下来接近女孩,速度并不是很快,藤丸在他接触到自己之前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几乎是落荒而逃。
怎么回事,只是刚刚踏入这座房子而已,这确实并不是游乐场的鬼屋吧。女孩想着,确认骷髅没有追过来之后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哪里……”她翻出背包里备用的建筑平面图,就着手电筒的光确认四周的房间和地图比对,“……阵眼的、正上方?”
按照自己刚刚从玄关开始一直往右的跑法,现在站在阵眼中心的正上方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此时,地板开始晃动了起来,和上次纯粹的断裂不同,这次的移动显然是机关推动的结果。藤丸借助手电筒的光很快就看到了逐渐打开的地面中心下的水光。
果然和传言一样。
必须要快点离开这里,如果她的推测没有错,那么站在这里的自己想必就是传言中所谓的祭品,也就是「生贽」。
要先找到走散的弗拉德先生才行,但是如果,如果带自己来到这里的他是「行刑者」的话……她一瞬间回忆起了那个梦来,那个勒死自己的人的金色长发。
那么现在已经无法再依靠别人了。
然而无论她怎么想要离开这个房间,和走廊的距离永远不会缩短,收拢的地板很快就来到了她的脚下。
预想的坠落没有到来,女孩在那一瞬间被无数半透明的手缠住了身体。她还来不及惊讶,那些看上去没有实体力量却大的惊人的手已经将她牢牢固定在水面上一方小小的浮台上。
背包、手电筒、手机甚至她身上的外套,全部被横冲直撞的锋利鬼手撕扯着剥离开来。
最后她的咽喉被死死扼住,就连疼痛的感觉也因为缺氧而麻痹。
就此结束了吗。
和以前无数次的祭祀一样。

『关于某某邸的活人祭祀,据考最早开始于江户时代初期。究其缘由,在江户时代鬼怪作祟,人们无法完全驱除,将部分鬼怪封印于江户的远郊。分为子母两阵,一共五颗镇石镇守,子阵一颗,母阵四颗。为了避免阵法被破坏,镇石只有在仪式开始时才会出现。只要任一镇石还存在,祭祀仪式将持续。
……
关于「生贽」,由某某家族世代提供。每代子嗣中将有一位女性被阵选中,成年之后将会由每一代的「行刑者」引导至阵中,用献祭生命的方式维持阵的运行。
关于「行刑者」,目前只知道是由男性担任。一传其在执行完仪式之后也会被阵所吸收,另传其没有实体,只是阵的一部分。
……
子阵的镇石已于平成九年被破坏。』


“不要乱跑!藤丸!”没想到藤丸在进入宅邸的那一秒就推开自己跑走了,仪式在祭品到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启动,那孩子想必是看到了幻象。
如果说仪式已经启动了的话,那么……果然手机已经失去了信号。最坏的情况就是女孩已经被「阵」困住了,不管怎么样,首先还是需要破坏那剩下的四颗镇石,赶在「阵」排除自己这个意外之前。
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晦暗的宅邸开始从四面八方传来低低诵唱的和歌来,歌声里夹杂着清脆的风铃声。
数百年前众多白色狩衣的阴阳师在此处封印鬼怪的场景似乎就在眼前。
魑魅魍魉,百怨横生。
弗拉德按着自己在地图上的标记,很快简单粗暴地破坏了三颗安置在主阵外沿的镇石。
地图至此失去了作用,「阵」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也许是幻象又也许是真实地移动了房间的分布。阵眼拒绝了他。
他已经无法找到女孩,也无法破坏最后的镇石了。

藤丸立香跪坐在浮台上,身体被紧紧束缚着,她的力气或者说生命正在被无数的鬼手蚕食着。
右手的指尖勉强还可以动,可以碰到腿上的针剂。
“「行刑者」也好,别的什么也好,现在的我只能拜托您了……”
无色的液体被发颤的手指一点点艰难地注射进皮肤。
手指仅仅是完成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再也无法动弹,意识的清醒也已经坚持到了极限。

属于omega的气味。
弗拉德在迷宫般的房间里穿行着,突然他停了下来,那是女孩的信息素。
或许还来得及!
他沿着信息素的气味从一楼找到了通往地下的楼梯,楼梯下还有蜿蜒曲折如迷宫般石阵。但是他确实在接近阵眼所在的位置。
与阴森的房间不同,他看到了被月光照得透亮的水池中心,那是女孩所在的地方。她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肩膀上,抬着头看向自己的方向。镇石就在她身下,嵌在浮台的中央。
女孩的目光冷静得过分,直直地看进了他的眼底,让他几乎打了一个寒颤。
弗拉德反应过来那不是冷静,而是死水一样的沉寂。
“藤丸立香?”他试探性地问道。
女孩终于有了一些反应,她的眼神盯着他,却又不在看他,风铃和歌声合奏的声音开始放大,她说话的声音几乎就要融化在这场盛大的仪式之中:
“有り明けの
つれなく见えし
别れより
暁ばかり
忧きものはなし”

“……千佳?”弗拉德不可置信般地说出了那个本应该死去了多年的名字。
浮台上的人突然笑了,浑身的血色映衬着她轻轻上挑的嘴角,美艳得惊人。
她已经完完全全是「阵」的人了。


▹最后的和歌出自《小仓百人一首》,作者壬生忠岑,下一章会提到解释,不用在意。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