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咕哒阿福】石乐志

riyo老师盖章了咕哒阿福之后的一篇傻屌文

▹理性蒸发EX

思春期未成年人的硬盘里存着一些不可描述的视频是无可厚非的,藤丸立香作为一个未成年单身并且标榜自己笔直笔直的男孩子,也在硬盘深处藏了这样一个文件夹。
“啊果然还是巨乳人妻深得人心啊……”藤丸同学和死党一起在某个奶茶店的角落进行着暗黑的资源py交易,这位死党有感而发地用藤丸的ID往自己的网盘上丢进了许许多多的bt文件,“阿立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啊,我找找我的。”
“粉毛贫乳水手服。”
“这么具体的吗……啊?!”这时死党突然力拔山兮气盖世般的疯狂拍着藤丸的肩膀,藤丸差点没被刚刚吸进喉咙里的珍珠呛到窒息,“我靠你快看!那边那边!”
于是藤丸立香带着满嘴的奶茶和珍珠抬起头,看到了吧台那边坐着一个与自己隔着屏幕见了无数次面,每次隔着屏幕见面双方基本都是坦诚相待的,那位粉毛贫乳水手服的美少女。
然后他嘴里的奶茶混着珍珠就全部喷到了死党同学的脸上。

“……那个,请问您是那个小……小彩花老师吗?我非常非常喜欢您的作品,请问可以签个名……”少年在死党的怂恿下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喜欢的水手服女优搭话。
“不是哦。”
“诶?”
“我不是你说的小彩花哦,我的名字是阿斯托尔福。”少女说话的时候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微微晃动着她脑袋,眼神游离在藤丸立香的周围却并没有看他。
接着她突然站了起来,靠近藤丸的耳边,音量倒是丝毫未减,“但是那个小彩花老师,是不是那位AV女优小姐啊?”
“唔……”藤丸立香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僵直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用眼神诠释着“我不是我没有不是这样的请不要拆穿我”。
然后他艰难地挪回到座位上拎起正在一边擦脸看笑话的死党拔腿就跑。
真的,死了算了。

“阿立你是白痴吗,跑什么啊?不应该趁势道歉然后骗到line号码吗?”死党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的嫌弃眼神看着藤丸。
“哈?那种情况怎么好意思啊!”
“所以说你才是处男。”死党毫不犹豫地开始戳藤丸的痛处。
“你不是吗???”
“我不是啊,我有女朋友的。”
“……”单身处男藤丸立香沉默地看着一脸得意的基友,爆发出了怒涛男魂(bu)的呐喊,“你tm有女朋友还向我要那么多巨乳人妻的种!!!!!”

虽然单身,但是日子还要过啊,藤丸同学继续着普通的日常单身狗生活,直到某个星期五他在放学的路上再次遇到了阿斯托尔福。
阿斯托尔福仿佛老朋友一样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勾上了藤丸同学的肩膀,“呐呐藤丸同学,接下来有时间吗,我们去约会吧~”
“嗯???”突如其来的后宫男主角展开?美少女投怀送抱?怎么办怎么办要拒绝吗?但是对方可是正中自己红心的超级美少女啊!
“突……突然约会什么的……我又不是阿斯托尔福小姐的男朋友,不,不太好吧……”面红耳赤的藤丸同学最终结结巴巴地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那你来当我的男朋友不就好了吗?”少女理所应当地说。
“咿——可,可以吗?”
过于害羞的藤丸同学沉浸在美少女投怀送抱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原因。
最终两个人真的一起看了电影吃了饭,之后藤丸同学带着小紧张跟阿斯托尔福在步行街上闲逛。
“说起来藤丸同学的家好像就在这附近吧。”阿斯托尔福突然说。
“诶,是的。”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藤丸立香少年啊,你就不稍微怀疑一下为什么人家小姐姐只见了一面就知道你家住在哪吗?
“不……邀请我去坐坐吗?”少女微微泛红着脸,似乎连虎牙都紧张地缩了起来,小声地问道。
也太可爱了吧!
甚至想要里番展开把这位粉毛贫乳美少女带回家酱酱酿酿啊!
当然真正的死宅只敢想想而已。
“阿斯托尔福小姐要是想来做客,当然好啊。”
“噗嗤,藤丸同学,你真是太可爱了♥︎”

“哇,不愧是小彩花老师的死忠,居然连这盘限定版也有收藏诶~”
“呜哇阿斯托尔福小姐请不要随便看我的床底!”拿着托盘的藤丸立香紧张地赶紧把茶点放到桌子上来抢阿斯托尔福手中封面不可描述的光碟。
然后他跌(dié)倒了。
很套路很像故意地跌倒在了阿斯托尔福的身上,再然后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阿斯托尔福小姐,你在裙子里塞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只是藤丸同学你的脸压在了我的〇〇上了。”
你他妈说啥???
少年藤丸立香掀开了阿斯托尔福的百褶裙。
少年藤丸立香放下了阿斯托尔福的百褶裙。
卧——槽——?????!!!!!
藤丸立香发出了一声响彻云霄气壮山河余音绕梁般凄厉的悲鸣,什么后宫男主,假的,后宫是不可能后宫的,现实是会有女装大佬替我爱你。
坚强,藤丸立香,男孩子,男孩子岂不是更好吗?
啊不行不行果然还是不行……
“藤丸同学,其实呢我也是小彩花老师的粉丝,所以经常会打扮成她的样子。那天发现你也是她的死忠,不由得就多关注了你。”阿斯托尔福直起身来凑近藤丸立香已经石乐志的脸,做出抱歉的表情,“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嗯……嗯……”就算道歉那也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啊阿斯托尔福小姐,啊不,阿斯托尔福先生。
“诶这个表情,果然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没关系的我可以像那个〇〇家的〇女仆一样给你当女仆赔罪哦,做饭洗衣服打扫终结童贞什么都可以做哦~”
不了不了还有最后一条什么鬼。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的意思吗……”阿斯托尔福一下子站得笔直,微微提起自己本就短的过分的裙边,对着藤丸弯下腰,
“那么Master/御主,以后请多多关照♥︎”
……
雅蠛蝶,偶捏该!!!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