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弓凛】后日谈

对不起之前排版被LOFTER改的好鬼啊啊啊【土下座

☆.。.:*・°☆.。.:*・°☆.。.:*・°☆.。.:*・°☆

视野中的最后一抹红色,消失了。


啊啊,一切都结束了。

远坂凛伸手拭去眼角的泪痕,一步一步踏下山坡。




远坂凛向来是一个坚强的人,何况Archer在她身边只待了屈指可数的几天。凛的生活终于又回到了圣杯战争前那样,上学,练习魔术,并没有什么差别。然而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他离开以后,偌大的远坂宅变得那么冷清,甚至仿佛坟茔。

卫宫士郎经常来找她学习魔术,这种时候通常会热闹一些。但凛很清楚,他和他不一样,Archer是卫宫士郎,但卫宫士郎不是他。

也多亏了卫宫士郎这样的存在,凛始终忘不了那个红色的身影。但是人的记忆并不可靠,尽管凛不愿意承认,在多年以后那个人存在过的印象,已经被磨蚀殆尽。



凛去时钟塔的时候很多穗群原学园的同学来送行,美缀绫子更是几乎要哭出来。

凛并没有多少留恋,拉着行李箱走向安检。盯着箱子在传送带上向前远去,红色的色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

像是某一出能剧的谢幕,镜头拉远,曲终人散。



时钟塔的生活乏善可陈,交到了一个大小姐的损友,但也只是天天在互相挖苦罢了。

还有卫宫士郎,他也一如既往地喜欢着她。

凛一直都知道,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把那条血红色的项链保存了一辈子。永远不肯放下。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现在和未来,并没有什么差。



☆.。.:*・°☆.。.:*・°☆.。.:*・°☆.。.:*・°☆



“那么远坂家主,预订明天的飞机可以吗?”金发碧眼的时钟塔助理欠身问凛。

“……”凛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点头。

实际上她并没有做好准备,对于回家。

十年来凛并非没有回到过冬木,只是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好像不敢久留。

她也很清楚,自己留在冬木的回忆,太过沉重。

所以在时钟塔的时候才会对士郎说想周游世界,实际上,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家”。


然而她无法拒绝韦伯的邀请,摧毁大圣杯,在最后的最后终结圣杯战争这场荒唐的悲剧。


“为这场悲剧画上句点吧,远坂凛。”韦伯这样对她说,过长的刘海掩盖了表情。

凛没有忍心拒绝。男人的语气悲伤的过分,像是在缅怀什么。



并没有人来接机,凛没有告诉美缀她们自己的归来,毕竟这次的目的和往常不一样。


凛拖着红色的行李箱回到远坂宅,家里有请人定期打理,因此还算得上整洁。凛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对着空旷的客厅说“我回来了。”

当然,没有人回答。


冬木的街道显得陌生又熟悉,凛出门在一家料亭吃过晚餐,心血来潮地决定散步。

她很快就后悔了,这座城市就像是一把钥匙,把她尘封的记忆一点一点打开。尽管记忆已经被过长的时间剥蚀的只剩下碎片,那么多碎片拼凑起来,足以让她混乱,甚至失魂落魄。


他曾经抱着她在这座面目城市上空飞过,他曾经在这座城市背叛过她,他曾经在这座城市守护过她。

他曾经在这座城市存在过。

十年让这座城市变得如此陌生,但到底还是冬木。


电话铃声打断了凛的思绪,凛划开屏幕,是士郎。

“远坂,你已经到冬木了吗?”

“嗯,下午到的。”凛竭力使语气保持平静。

“我的航班好像延迟了,看样子似乎要明天晚上或者后天凌晨才能到。”士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才犹豫着开口说道,“远坂…有件事……”

“你说。”凛这时经过一家电影院的大门,有些心不在焉的四下看着。

“……不,没什么。”士郎的声音低了下去。

“他说他在未来等我,但我通向的是没有他的未来。”凛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远坂……?”士郎叫她的名字。

“没什么,我先挂了。有事再联系。”凛不由分说的按下红色的切断键。

“什么鬼宣传语……”凛打量着刚刚让她分心的电影海报,小声嘟哝。


好像真的在说她一样。


凛终于开始认真整理起了十年前的事情。Archer和士郎是同一个人,根据时间悖论在原则上是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世界,而且就算杀死了士郎Archer也不会消失,说明他们实际上来自不同的世界而不仅仅是不同的时间。她现在存在的世界里的士郎根本就不会成为Archer,因为这个世界的士郎有远坂凛的陪伴。

所以她的未来里没有他,没有那个红色的,高大的身影。

士郎可以得到拯救,而Archer不可以,因为他本身就是由于没有得到拯救的因种下的果。

“Archer……”

凛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还是回家比较好。

她清楚正确的事情是忘掉那个红衣骑士,试着去把握现在的卫宫士郎。

她并不像士郎那个白痴一样想拯救所有人,能有一个人得救就好。她顿时觉得自己冷静的近乎残酷。


“小姐,小姐?”

“?!”凛被售票处女孩的呼唤拉回了现实。

“小姐看您一直盯着这张海报看,有没有兴趣进来看一看这部电影呢?”女孩笑容甜美地看着凛,“我也看了一次觉得很棒哦~”

“不用了……等一下你看过啊!”凛一下子提高音量。

“是,怎么了吗?”女孩被她的一惊一乍吓的后退一步。

“结局是什么?”

“……”售票员表示不看就算了居然还要求剧透,然而最终屈服在红衣女人压迫的眼神里,言简意赅地说,“就是女主为了和回到另一个世界的男主相见努力学习研制出了时空穿梭机,十年之后靠这个机器找到男主和他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真是狗血啊……”凛轻轻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适合你这样的思春期少女。”

“但是很幸福啊,谁不喜欢happy ending呢?”女孩也不加挽留,只是这么看凛远去的背影。

真是不想承认,但确实是希望有happy ending的这个选项能够存在。


冬木市正值初冬,凛紧了紧围巾,不再在街道上多加流连,拦下一辆计程车回家。

房子里一片漆黑,凛却没有开灯的打算。她有些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也许是想起了那个人的缘故,那片深埋在心底的记忆雷区。


“凛,怎么又不开灯?”Archer的语气里含着轻微的责备。

“别开灯!”不想被看到那样脆弱的表情。

“那个家伙不会有事的,我们会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相信我。”Archer换用温和的声音,安抚性的拍了拍凛的脊背。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凛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在黑暗中看了一眼屏幕,是韦伯。他和凛寒暄了几句,最后补充了一句,“准备好仪式了吗?”

“哈?什么仪式?”凛皱了皱眉。

“诶,卫宫士郎没跟你说吗?”韦伯在电话那边也显得疑惑,“召唤Servent。”

“……”凛瞬间沉默了下来,她大概知道刚才士郎没有说出口的是什么了。

“既然准备摧毁大圣杯,增加己方的战力是必要的。”韦伯停顿了一下,“当然我要承认,这么做有我的私人原因。”

“你是还放不下那个人吗,那个帝王。”凛有些刻薄的说。

“哈哈哈……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结束,早在二十年之前。”韦伯也不生气,坦然地说,“何况英灵殿并没有时间概念,英灵不会记得召唤到现世的任何事。”

“那你想怎么样?”凛的语气越发冷淡。

“……”韦伯有一瞬间的迟疑,但最终也没有隐瞒,“我只是还想再见他一面。”

……

“总之准备好了的话,尽快进行召唤。”

手机的忙音已经响了好一会儿,凛才慢慢把手机放下。

她推测着士郎原本想在电话里说的话,大约就是再次召唤servant的话你还是会召唤Archer吗之类的。也许还有能不能不要是Archer。

他大概是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说这样的话。远坂毕竟一直以来和他的关系暧昧不清,不能说是恋人,也绝不仅仅是朋友。

“唔啊!!!!”凛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关键时刻掉链子,果然已经是设定了吧!

突然有什么掉落在地的声音,凛终于起身打开了灯。

啊,是刚刚不小心撞到的的盒子,盒子已经打开了,几张纸片散开在地板上。

凛索性跪在地上捡起纸片来看,然而不一会儿她握紧了右手,把纸片捏的发皱。


房间回复了安静,老式的钟摆滴滴答答走动着,奏响了12声。


凛突然起身,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条红色的项链,走向地下室的方向。


☆.。.:*・°☆.。.:*・°☆.。.:*・°☆.。.:*・°☆


有时候她会想,这也许就是一段孽缘吧。

强烈到能够扭曲世界线的因果。


“我就是你的MASTER,名字是凛,远坂凛。”

这次她记得一开口就报上自己的名字。


这一次,绝对不会放你离开了。


银发的高个子男人笑着仿佛是在回味这个名字一般,一边上下打量着这个MASTER。

“凛,真是个美妙的名字呢……”


剧情是那么的相似,相似到凛感觉到莫名的烦躁。什么都没有,什么都重新来过。


“总之先打扫房间,我先睡了,明天早上记得泡红茶。”凛不想再按剧本跟他演下去了,丢下最后一句转身就走。


“凛。”Archer突然拽住她的胳膊,“连台词都不愿意跟我对完吗?”


凛愣住了,僵直着身体转回来看他,看到一张仿佛诡计得逞的得意笑脸。


“MASTER,好久不见。”


“……笨蛋。”










Archer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了被凛丢在地上的纸片,实际上无非是当年写下的类似日记的东西,平淡如水。

日期最靠前的一张,是他们的初遇

——凛,非常幸运能够在这个世界,与你再次相遇。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