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One Day in Berlin

10月份的贺文没在lo发过
假装11.9有贺文HE特别短小
轻喷╥﹏╥



-1990-
“嘿,基尔。”元气十足的女声把青年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你果然在这里。”
“啊,伊丽莎白。”基尔伯特起身,回头看着深栗色长发的女子,“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基尔伯特。”

青年的红瞳忽然剧烈地收缩。


-1989.11-

「兄长大人
          如果可以,请到柏林来吧。
          夜晚九时,不见不散。
                                                路德维希」
这是一封本不应该到达自己手上的信。基尔伯特摩挲着纸张的纹路,自嘲般的想着。
他的人生轨迹本应该在1947年终结于纽伦堡,而那个他永远捉摸不透的男人却留下了他的性命。
他依然清楚的记得,在刑场上伊万诡谲的笑容,和路德通红的眼眶。
枪声起落。
他也以为自己就此离去。然而醒来时伊万正冲他勾着嘴角。他说:

“果然还是想把世界都变成俄/罗/斯的,所以暂时还需要留下你的生命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把他家附近的国/家们集中到一起,住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庄园中。而他的上司,则控制着他们的。
整个欧洲的铁幕降落下来,他在这边,他的弟弟在另一边。

“路德呢,他知道吗?他知道我还活着吗?”基尔伯特曾经这么问过伊万。
“谁知道呢,我只知道那天他哭的很伤心呢~”伊万眯缝着双眼,嘴角上扬,“顺便一提,我可没有告诉「这里」以外的人哦~”
“……”那就是不知道。
“总之你还是安安心心留在这里吧,你可是已死之国呢~☆”伊万用无比轻快的语气说着残酷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

路德维希给他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严谨,努力,勤勉……然而这样一个现实主义者却始终无法接受基尔伯特已经消失的现实。
那天上司告诉他那边的局势越来越乱,东边的人说不定可以回来。路德维希无端的想起了他的哥哥。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人。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写了一封短信,寄到墙壁那边去。
那边的傀儡上司真的把信转交给了基尔伯特,倒是意料之外。
当然伊万不会允许他回信,更不用提离开。

于是在墙壁被推到的那一个夜晚,那个现实主义的男人跟随着人群站在了被涂鸦占据的丑陋而冗长的墙壁前面。人们的欢呼,尖叫,拥抱,喜悦使他陷入了一种仿佛基尔伯特回来了一般的错觉。
然而他站在那里等了一天一夜,等到人群换了一拨又一拨。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才意识到,那个人大概是永远回不来了。

想到这里,这个高大英挺的男人竟然觉得眼睛有点发酸。

-1990-

“伊万那个家伙的病越来越严重,这几个月来对这边的管理也形同虚设,况且你们家一直都在反抗吧。”基尔伯特向伊丽莎白挤出一个笑容,“那一路平安。”
伊丽莎白死死盯着他,皱眉。
“男人婆你不会是在担心本大爷吧,哈哈哈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的…”
“基尔伯特!”伊丽莎白打断他的话,“你难道不知道你弟弟很想你吗?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限制你了,为什么还要待在这个鬼地方!?”
“……伊莎,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死了,消失了,取消国制你明白吗?”基尔伯特也不生气,语气平淡,“况且他早就可以独当一面,不需要我这个没用的哥哥。”
“我以为路德可以成为你回家的理由才会这么说,但是基尔,回家是不需要理由的。”伊丽莎白叹了口气,“我还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从去年开始他一直在墙壁那里等你。每天晚上九点,都会去那儿看看。直到今天。”
“那么我先走了,大家都要离开的,包括你。”

听到脚步声远去,基尔伯特才回头,整个庄园空荡荡的,人去楼空。


-1990.10.3-

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今天举国欢庆统一,德意志再次结束了分裂。路德维希提前从庆典出来,又回到了那个约定之所。人潮熙熙攘攘,唯独没有他。
路德维希的黑色风衣在初冬的寒风中猎猎翻飞,他压低了帽檐,只是沉默地伫立。
子夜。
路德维希回到家,他的心情不太好,总觉得自己的奢望终于被戳破了。
即使那本就是奢望。
钥匙伸进锁孔,然而门却在一瞬间被打开了。
“哟阿西!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白发青年站在玄关歪斜着嘴角,语速很快,“我可是等了你一个晚上啊,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家里的锁都没换,我就自作主张进来啦,要来点啤酒香肠……阿西?”
路德维希低着头,肩膀似乎在颤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上前紧紧抱住了基尔伯特。
“哥哥,回来了就早说啊……”基尔伯特明显听到了他的颤音,感觉到了肩膀上的湿润。
“呃…别哭啊阿西……”基尔伯特有些手足无措了,那个高大的男人似乎又回到了几百年前那个受了委屈会抓着哥哥衣角哭泣的男孩。
于是他下意识地回抱住路德维希,安抚性地拍着他的背,“我在。”
我一直都在。

「1990年10月3日,天气晴。
那是一个特别特别美好的夜晚。」

“阿西,已经4号了哦kesesese~”
“切,都是哥哥的不好,原来明明可以3号就见面的。”
“好好好都是本大爷的错,你真的不吃香肠吗那我去了啊。”
“……喂哥哥!别走啊我也要!”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