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海色

“我说你啊,连着两天特地把我叫上来是做什么啊?”而且昨天还不是本人,奥里昂腹诽着,脸上大写的不情愿三个字。
“嘛嘛,我这不是帮你干活去了吗?”道格拉斯从船舷上探出身子,冲人鱼歪歪嘴角,“那帮倒卖珊瑚的人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啊…”
奥里昂在水面上抬头看见道格拉斯左臂上新缠上的绷带,这才僵硬着脸踏上了船。
道格拉斯慢悠悠的吐出一串烟圈,一边在船舷上扣着烟管一边漫不经心般的开口,“听说你的母后出访了?又是给你物色未婚妻,哈哈哈对你的事还真是上心啊…”
“吵死了,给我闭嘴!”奥里昂烦躁地怒视着道格拉斯戏谑的表情。
“别生气啊,那种事怎样都好…倒是你,机会难得不邀请我去你的国家做客吗?”道格拉斯偏过头凑近奥里昂的耳边,刻意压低了声线。
“哈?怎么可…唔……”
道格拉斯伸手穿过蓝灰色的长发扣住奥里昂的脖颈,将两人的嘴唇相接,相当熟稔地撬开齿关,在后者的口腔里翻搅。
烟草味。
奥里昂有一瞬间失神,反应过来之后大力推开了道格拉斯,“你在甲板上做什么啊!”
“去海底的必要准备啊,不过今天你好像不是很情愿,那就在船上吧~”道格拉斯也不甚在意被推开,抬手随意擦了擦嘴角遗留的细丝,反而有些愉悦。
“啧,你明知道我不能在陆地上久留。”奥里昂最终叹了口气,“走吧。”
道格拉斯的领口被粗暴地抓住,奥里昂竟是带着他直接踩上船舷跳了下去。
“我明天会回来的~”
据说刚从船舱里出来听到这声大喊的大副皱了皱眉暗搓搓地骂了一句有男票了不起啊。

【海底之国·阿克亚里亚】

王子的房间门窗紧缩。
“奥里昂,这是什么?”道格拉斯从散落的衣服里似乎摸出了什么东西,“项链?”
“啊啊。”没有否认。
这是一串樱色的贝壳项链,然而怎么看都是女式的。
“……”
道格拉斯开了几次口,却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沉默着。
“这个项链不是你想的那样…”奥里昂企图解释些什么,尽管他自己也觉得这对一个刚上完床发现对象衣服里带着女式项链的人来说并没有任何说服力。
道格拉斯干脆地打断了他:“奥里昂,还记得吗?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没头没脑的问题。
也许只是为了结束尴尬换个话题而已。
“比现在可爱多了。”奥里昂的手划过道格拉斯脸上的伤疤,脸上渐渐有了笑意,“只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我也没想到长大后是个白眼狼。”
道格拉斯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反驳。
“所以啊,前几年执事说你变成一个出色的人的时候我倒也没想过是一个海贼船长。”
“那想过以后吗。”道格拉斯的语气平淡得根本不像是个问句。
“?”
“再过几十年,我大概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吧,那么你呢?”道格拉斯把玩着手中的项链,摩擦着贝壳的纹理,“果然还是罗勒莱依或者克拉利亚的某位公主殿下更好吧。”
该死,什么转移话题,明明只是下了一个套来试探自己。奥里昂有些懊恼被这个这个年轻的人类算计。
奥里昂随即起身跨坐在道格拉斯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同时从他手中把项链抽出,握紧。

贝壳的碎片散落下来。

“从小到大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不负责任啊。”奥里昂的眼神锋利了起来,嘴角上扬,“那就好好在'那边'等着啊,人类也好人鱼也好活多少年也不是永生,你先死的话就好好在那边等我,几十年也好几百年也好给我等下去!”
“再像之前那样把我忘记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奥里昂近乎暴戾地俯身亲吻道格拉斯,或者用噬咬更为贴切。
令人窒息的感觉。
人鱼的皮肤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冰凉如水。


一望无际的海色。
这样广阔而美丽的海洋却在吞噬着他生命。
男孩的身体逐渐失去了力气,他仿佛觉得自己要和这片深蓝融为一体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嘴唇似乎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就像是一瞬间死亡这个概念似乎就离他而去了。
他竭力睁开眼睛,视线还是一片模糊,那是一个人影,和深海一样颜色的长发,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
虽然看不真切,但真是个漂亮的人啊。漂亮得像神祗一样。

“有机会的话我们还会见面的,在那之前,请好好活下去。”只有这样一句话。

之后就是在船上醒来,与那个人的相遇,又或者只是在水中模糊的臆想。


道格拉斯突然笑了,笑意很深。
“嗯?”奥里昂真想告诉这人在现在的氛围开小差在海底之国是要抛去喂鲨鱼的。
“不,什么都没有。”船长大人抱住人鱼翻了个身,交换了两个人的位置,“你还真是一直都没变。”
意味不明。然而身上的这个人类似乎瞬间变得兴致高涨起来,甚至有点不正常,道格拉斯微微弓起身舔吻着奥里昂的胸口,粗砺的舌苔摩擦肌肤带起一阵颤抖,一路向下到最敏感的地方打转。奥里昂不由自主地伸手扣进道格拉斯的银发,仅有的理智压抑着喘息。
道格拉斯几乎不曾这样为他服务过,这个强硬的男人不太懂得讨好他人,当然他自己也一样,直接导致了两个人做爱长期缺少一种名为情趣的东西,总是像野兽一样简单粗暴地互相索取。
奥里昂感觉自己被更为温暖湿润的地方包裹着,快感随着吞咽的动作升腾,舒服得他几乎想要马上缴械投降。
“我…说你…哈啊…是不是吃错药了?”奥里昂企图推开那颗银色的脑袋。
“你觉得我需要吃药才能满足你?”
哈???
“那我势必得更加努力了啊,奥里昂、王子殿下。”
“喂喂你…”


还好,没有暴露。
想起来这件事,还是留在自己心里比较好吧。
不说出来的话,留有余地的话,也许他会在某一天放弃吧。
为什么呢,这样是正确的吗。
“傻瓜,我一点也不介意在那里等你,只是不想你把无意义的时间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罢了。”
却又想在自己的生命里握紧他。
“道格拉斯殿下…殿下?”
“啊啊抱歉,刚才走神了。怎么了?”
“今天没有别的事的话,果然还是继续吧。”
“啊,当然了。我可不会放弃寻宝啊!”
“殿下这么有元气真是太好了,我们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至少现在不会。
不过这样的'现在',也许会持续一辈子也说不定。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