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至死

#致郁的短打

#不甜注意避雷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不要对我鞠躬,你可是火影啊。”
“真的没事吗,佐助。”七代目火影还是显得有些愧疚,不好意思地挠头。
“没事。”黑发男人平静地说着,语气波澜不惊,然后转身离开。

那栋老屋,终究是要被拆除的。

男人这样告诉自己。
因为已经没有人在里面居住。
房子的意义就是被人居住,一旦没有了生活着的人,纵使保存得再好,也没有意义。
仔细想来,也许那座空荡荡的房子,留下的也只有回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一旦宇智波佐助这个人不复存在,那么连记忆也不再有意义。

夏天的夜晚依旧炎热,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佐助似乎对温度越来越不甚在意。一年四季都是深色的衣服,仿佛融入了黑暗。
古旧的大门吱呀地被打开。
“我回来了。”

大概是最后一次回到这里了,显得格外珍惜。
但是真正回来,却根本不想进去看看,回来有什么用呢,他这样问自己。
他的年纪已经比父亲还要年长,已经很难为一些东西动容,但是他还是回到了这里。
宇智波鼬。
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给了他最多幸福也是最多怨恨的人。
曾经他想过,即使是为了他好擅自埋下恨的种子最后自己擅自去死,简直是浅薄的自我满足。
当然现在想来,也是由于自己的愚蠢,才会如此顺利地被他牵着鼻子走。
但是如果…
他也幻想过无数的如果,但那仅仅是如果。
他的哥哥看似什么事情都让着他宠着他,但是一旦他真正提出什么要求,就会露出那个哀伤得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来拒绝,真是狡猾。
比如活下去。
那个跟自己一样倔强的男人,为自己铺好了所有的路,然后可以了无牵挂地死去。然而生者并不那么想,那只是自说自话罢了。
你给我指出的路上没有你。
多么光明的未来,可是没有你啊。
现在他娶妻生子,可以安安静静地走向死亡。然而更像是中了一个名为宇智波鼬的男人的诡计。
这个诡计有个漂亮的名字,叫幸福。

“宇智波鼬,你真的,爱过吗?”
不是属于兄弟的,而是别的什么。

困扰佐助长久以来的问题,他不懂,宇智波鼬的爱永远就像是普通的亲情表达,也或许就是。他们做过最过分的事情就是额头相贴,其他一概也无。那个人暧昧不清的态度,会让人误会,但总是点到为止。
可惜已经无法当面问他了。
即使可以,那个人也一定不会回答。
用了几十年,哥哥的年纪已经可以反过来当他的弟弟,却依旧找不到答案。
也许就是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那么我呢?
他想他是真真正正在乎他的。一开始只是想要霸占他,那种占有欲,甚至持续到只有我能杀死他。
也许他应该承认的,早该承认的,
那就是喜欢。

却总是囿于性格,绝不肯自己先说出口。现在想来倒是可笑。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至少不会有遗憾。现在倒好,没有机会了。

男人终于走进了老屋,一个一个房间地看过去。神色漠然。
然后在一个门口长久地驻足。


他又想起了很多东西。

比如他的哥哥虽然看上去非常直率,然而没有人不知道在心里压下了多少秘密。
比如他的哥哥说要保护他,就从来没有食言。
比如…

佐助忍不住笑了,眼角笑出了细细的纹路。
他不该一直这样寻找着所谓的“答案”,这个寻找的过程也许也仅仅是他回忆宇智波鼬的理由。
他的哥哥有多爱他,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现在承认了这一点,大概也是想要解脱了。
了无眷恋。
那么就让这份心情,与你一起终结吧。佐助伸手触碰老旧的墙壁。

“佐助,你在吗?”好像有人在呼唤他。
“樱。”
“嗯,听鸣人说你来这儿了,我可以陪你吗?”
“不,我正好打算回去了。走吧。”

他最后也没有回头。
再见啊。
再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