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船长钓鱼】Coastline海岸线01

#大概中篇

#设定18世纪末但是历史废捉虫感谢

#这俩都不是王子的设定

#有一点R18

#懒癌晚期

“先生!道格拉斯先生!感觉天气…”年轻的水手慌张地从甲板上跑下到船舱。
“突然嚷嚷什么啊扎克?”
“大…大副!突然要下暴雨的样子想来问问船长先生要不要暂停前进……”名叫扎克的水手连忙鞠躬解释。
“这种小事不用船长费心,你去通知大家在这片岛链附近浅海抛锚,还有别忘了收帆年轻人!”话音未落扎克就鞠了躬跑远了,大副摇着摇头敲了敲船长室的门,“道格拉斯先生,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大副没有等到回应,只好叹了口气走向楼梯,“现在的年轻人啊…啧…现在的年轻人们啊……”

“奥里昂,听见了吗,热水已经准备好了~”道格拉斯笑着抬头看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奥里昂,“你想去吗?”
“唔……你这混蛋!啊…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奥里昂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触水,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允许他这么做。他浑身赤裸地坐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身体随着显而易见的动作起起伏伏,他只能死死环着男人的脖颈保持平衡,对水的渴望和身体的快感交织在一起,简直让人发疯。
道格拉斯闻言骤然停止了动作,甚至从他的身体里退出,接着他靠近鱼人耳边,压低了声音,“真的,停下来了哦。”
奥里昂敏感的耳部鳞片受到了刺激,他浑身颤抖着,连同着空虚感被无限放大,“不,不要停,继续,继续…”
“哦?不想要泡在水里了吗?不想要水流覆盖你的全身了吗?”道格拉斯好整以暇地坐着,反问。
水什么的已经,怎样都好。
“嗯…嗯…”奥里昂挪动身体,把那根属于自己的硬物重新塞进身体,然后开始有些笨拙上下移动着身体。老天这是怎样一幅盛景,鱼人的目光涣散,面色潮红,完全放弃了掩盖自己的喘息,甚至每一下都在企图自己坐到那个点上。
道格拉斯低声咒骂了什么翻身把奥里昂按在了沙发上,“我真应该在这里把你干死!”

“道格拉斯先生,本来预计这个星期可以到达不过看样子会拖延几天。”船舱内的会客室,大副研究着地图,拆下图钉钉到新的位置上。
道格拉斯眯着眼睛看了看图钉的位置,“没关系,还是在预定时间内,而且…”
“最近的洋流和我们前进的方向一样。”奥里昂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走进房间,“道格拉斯,毛巾。”
“没有了吗,不过下雨新的估计也没干,不介意的话用这个吧。”道格拉斯递出一条蓝色的毛巾,“还没用过。”
奥里昂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一边擦头发一边问,“要去巴西,你是葡萄牙人吗?”
“不,国籍英国。”
“……你这肤色是英国人?”奥里昂显然不是非常相信。
“嘛,算是混血吧。”道格拉斯并不是太介意。
“船长,奥里昂先生,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大副打断了对话,像是要阻止奥里昂继续刨根问底。
道格拉斯抬手轻轻拽了拽鱼人的头发,“头发要擦干…不过说起来你本来就是鱼为什么要擦。”
“所以在船上很麻烦啊!!!”奥里昂特别想拿毛巾甩他一脸。
然后奥里昂就被圈进了一个怀抱,该死的海盗再次操持着低沉的嗓音撩拨道:“那我帮你。”
奥里昂这次真的动手把毛巾甩了某人一脸愤然而去,并且一路上不停地嚷嚷着“该死的英国佬”。
道格拉斯把毛巾收好,对旁边已经尴尬到想要自戳双目的副手说,“也许他来自里昂湾⚓︎,还把对故乡的爱写进了名字。”
大副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英国人的冷笑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船上的生活已经变得像日常一样了呢。

奥里昂来到圣加百列号完全是因为一个大乌龙,某天扎克在瞭望塔上看到了一个“漂在海上的海难幸存者或者一具女尸”,心存善念的船长迅速下令把它救上来,然后发现是一条晒太阳晒睡着的男性鱼人。
鱼人被捞上来之后差点没屠了全船。
道格拉斯对此深感抱歉,正好那天是感恩节就留他在船上一起吃感恩节的晚餐当做赔礼。
鱼人喝了点酒就扛不住了,晕乎乎地摸进了船长室投怀送抱,愣是第二天才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船长又建议鱼人再留两天,理由是腰疼不方便游泳。
然而几天过去,船员们已经默认他加入了这次旅程,形单影只的鱼人扛不住挽留就真的留了下来。
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船长随时发情的属性。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并不讨厌。


到达里约热内卢已经是十天后的事了,船员们轻车熟路地卸货,忙完之后三五成群地去了酒吧。道格拉斯定下了与供货商交货的时间之后已经到了黄昏。以往道格拉斯会去某个咖啡馆和老板娘买些情报然后去酒吧加入船员们。
今天不一样。
奥里昂刚刚全程盯着供货商,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供货商走了,这个表情的接受对象就变成了道格拉斯。
“总之,先去市区转转?”道格拉斯小心翼翼地给鱼人顺毛。
奥里昂不置可否。

说是去市区,却在半路上遇见了一只猴子。猴子受了伤,可怜兮兮地坐在路边。奥里昂就多看了它几眼,小家伙就往他们这来了,抱着道格拉斯的腿不松手。
两个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像是土著的人跑了出来冲着猴子不知道喊了些什么,伸手想拽它。
小家伙缩到了道格拉斯身后。
“你要对它做什么啊?!”奥里昂把男人拽起来问道。
男人似乎听不懂英语,嚷嚷着挣脱开来。
道格拉斯拍拍奥里昂的肩膀,开始用葡萄牙语问着男人什么。
男人的葡萄牙语也是磕磕绊绊的,一会儿道格拉斯给了他几个埃斯库多金币,男人闭上了嘴转身就走。
“似乎是驯兽师,小家伙无论怎样也不配合,挨打之后就逃出来了。”道格拉斯耸了耸肩,“然后我把它买下了。”
“嘿,小家伙,你可以走了。”道格拉斯蹲下来摸摸猴子的脑袋。
猴子却顺势窜上了道格拉斯的肩膀,道格拉斯愣了愣,“嘛也好,多一个吃闲饭的而已。”
奥里昂:“……”


海港城的夜晚算得上热闹,灯火通明。

葡萄牙人和当地人都很热情,两人最后选择留宿在海岸边的旅馆里。
“Bonita似乎已经睡着了。”道格拉斯小声说。
“被猴子烦了半天,我先睡了。”奥里昂还是一副你欠我钱的表情。
“诶,我可是被你烦了不止半天呢,你不打算补偿我吗?”道格拉斯将奥里昂压在床上,把他的双手举过头顶,“感觉上了地面,你就一直在吃醋啊。那样的表情。”
“才没有!”奥里昂奋力挣扎。
“不管有没有,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间。”道格拉斯强硬地说道,舔舐着奥里昂的脖颈一路向下并开始拆解鱼人的衣服。
鱼人很快发出了他想要的声音。

那么,夜晚还很长。


.。.:✽・゚+.。.:✽・゚+.。.:✽・゚+.。.:✽・゚+.。.:✽・゚+TBC


⚓︎里昂湾:法国南部靠近地中海的海湾,neta法国人骂人都骂英国佬(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