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狗雪】あの人/彼奴が死ねばいいのに(その一)

▹私设和ooc非常严重
▹没有帅狗只有病狗
▹精分
▹来龙去脉我会慢慢讲信我

各位应该都听说过病人和看护者的关系,也知道看护者的任务是帮助病人痊愈。
“如果自己可以一直病下去就好了。”这样想着的病人,毫无疑问是失格的。
但是总有这样的看护者,让人“沉溺”不是吗?

啊啊,又是这样。
她在厨房里忙碌着给自己准备早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沐浴在晨光里的颈部微微镶上了一层金色,却在接近肩膀的地方暴露出红紫色的痕迹。
她昨晚在哪里,被谁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我不得而知。
那种被背叛的愤怒感在每一次我发现这样的痕迹的时候都会慢慢累加,但是我却没有理由对她发怒,因为她实际上并不是我的妻子。只是负责照顾我的同居人而已。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抱有这样的情感,想要将她占为己有,想要只有我才能给她留下这样的痕迹。
但她从来只是以一种年长者的姿态来拒绝我罢了。
“已经起来了吗?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从厨房出来的她终于注意到了我,向往常一样这么说道。
我看着她长发下一如既往毫无波澜的眼睛,积攒的怒气莫名地再也无法控制。
“为什么是我就不行呢?”我听见自己用可以算得上暴怒的声音地对她发问,“为什么只有我不可以?”
“突然之间怎么了?”她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反而有些担心地跑到我身边。
大天狗大人是不是又发病了,她一定是这么想的,作为同居人她和我唯一的联系就是我的疾病,显然和我的感情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伸手贴上那个痕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冷静,“阿雪,这是谁留下的,告诉我好吗?”
“……”她终于有了一些动摇,但也是仅仅是动摇罢了,“抱歉,大天狗大人。”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可以拒绝我,为什么连我的「敌人」的名字都不能告诉我呢?!”我的语气越发得激烈。
可是回答依旧是一句抱歉。
你现在应该逃走了,这么想着,我也不知道我残缺的理智还能支撑多久不对她施暴。
但她没有。
我大概是在意识模糊的时候把她按在了沙发上拼命吻她素白的颈部上的「污渍」,企图想用我的吻去消除某个混蛋在她身体上留下的痕迹。
肯定不止这一处,肯定还有很多。我环抱着她的手绕到她的背后解开了腰带的绳结,然后是拉链。
我非常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施暴,是某种意义上的的犯罪,但是因为我是「病人」,我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
最后拉回我理智的是脸颊上突如其来的疼痛感,我渐渐明晰的视野里是她颤抖着的手掌和沾染着些许愤怒的脸。她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吗,终于厌倦了我这样不正常的病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来挽回,能说出口的只有徒劳的道歉。
然而她只是一言不发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然后站起身来对我说,“跟黑晴明先生的复查预约在下午两点,我送你去。”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觉得自己快要坏掉了。
但是换句话说,我就是因为已经坏掉了这样的原因才会得到认识她的机会不是吗。

阿雪在帮我修剪刘海,明明记得应该有定期打理,刘海却还是长到了鼻尖,我看着镜子里染成浅色头发的青年,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那里坐着的不是我,而是别的什么人,却和我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问题,我现在多大,我是做什么的,除了阿雪和黑晴明医生我还认识谁?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空白。
似乎有无数双来自地狱的手疯狂地抓挠着我的心脏,我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
我下意识地想要抓住些什么,握紧了阿雪的手腕,但她的手,一片冰凉。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阿雪?”我这样向她确认着,就像是即将被主人遗弃的弃犬,这样形容自己大概不太合适,但我确乎是到达了某个「极限」了。
“大天狗大人,我绝对不会离开您的身边。”
她认真地看着我,不知道在对谁这么说着。
我觉得自己又几乎要落下泪来,就那样颓唐无助地靠在了她并不温暖的怀里。
这次她没有拒绝我,她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还是太温柔,明明直接放弃我这样的人会更好不是吗?

黑晴明医生的检查也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一开始我就被告知精神类的疾病是非常难以治愈的,现在吃的也大多只是有安慰性质的镇定剂之类的药。
“你对雪女做了些什么吧。”在检查快要结束的时候,黑晴明医生突然推了推眼镜,带着令人捉摸不定的笑容问我。
“……”我没有否认。
“虽然不能确认,但是我的猜想是你的精神状态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恶化了,这大概和她有关,所以你可以试试换一个看护。”他在我的病例上写着什么,轻描淡写地说。
“不!请不要换走她,我已经……没有她的话……”我激动而语无伦次地说着,这样的我在他们眼中,大概只是又发病了而已。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要怕。那我们再观察一个星期。这次我给你的药改变了一些配方,希望能有帮助。”他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温和。
“谢谢,黑晴明医生。”我接过病例卡和取药单,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这孩子还真是坚强,黑晴明老师真是选对人了。”盘着发髻的护士从里间走了出来,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嘲讽的话。
“再怎么坚强,过了这一个星期,就能看出结果了。”黑晴明接过三尾狐递来的茶杯,意味深长地笑着。

“阿雪,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人呢?”总算是还记得一件事,我问她。
“……”在我以为她又要说抱歉的时候,她犹豫着还是给了我答案,“以前在大学里是学生会长,还是导师的得意门生,生病以前在黑晴明医生的医院见习。”
原来我还有这样的过去,应该是一个冰山帅哥般角色设定,跟现在的我完全不同。
也许阿雪会喜欢那样的我也说不定。
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嫉妒起过去的自己来。

“阿雪,我喜欢你。”在我冷静的时候我经常会这么跟她说,现在我还算得上冷静。
“嗯。”她点头,似乎我刚刚跟她说的不是我喜欢你而是我饿了这样的话。毕竟,病人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
“时间不早了,你该睡觉了。”
“……晚安。”
“晚安,大天狗大人。”

闭上眼睛就是深到无止境的黑暗,我的意识就这样融入了黑暗之中。为数不多的记忆又开始模糊,我努力地想要抓住他们,没有用,「他们」只是在离我远去,不是因为我抓不住,而是,
他们根本就不属于我。
我看到了他!我确信我在黑暗中看到了他!
看不清面容,但我知道就是那个人,那个混蛋,我的「敌人」。
我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意识就在此彻底的中断了。
那个家伙,要是死了就好了。
这是我脑海里最后浮现的话。

“早上好。”起床之后来到厨房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我忍不住走上前去轻轻环住她的腰,“雪。”
“早上好,大天狗大人。”她低下头,显得有些羞赧。
那么,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标题大意:如果那个人/那家伙死了就好了
※小表弟狗对雪女的称呼是ゆきさん(文中写作阿雪)大表哥直接称呼ゆき(文中写作雪)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