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关于京都旅游的导览(伪)

♠︎微博投的贺文来存个档

♦︎是在主线18章死掉设定下的狗雪

♥︎但是是糖

♣︎ooc

曾经听说,梦境来自往昔。

正值深秋,岚山红叶。
女孩拽着行李箱走出京都站,在站前的阴影里站定,打开手机按着什么,过了一会皱起了眉小声自语道,“奇怪,怎么突然开不了机……?”
接着她从挎包里翻出了纸质地图,眉宇间的沟壑加深,“……这是什么东西?”
然而这场红叶季的京都之行才刚刚开始。

“啊啦欢迎!是Yuki小姐吗,网络预约的那位客人。”拉门打开后里面站着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房东婆婆,笑得热情。
莫名的网络无法连接,莫名的奇怪地图,女孩总算是靠着京都站前的路线示意图找到了预约住宿的地方,还好就在附近的小稻荷町,不算太远。明明距离车站和大型商场很近,但是一路上大多是低矮的平房或是和屋,让人不禁发出果然是古都啊这样的感叹。
“那么这边二楼就是Yuki小姐你的房间了,洗手间在这边,有什么需要的就来一楼找我。”房东婆婆拉开了一间和室的门,“对了Yuki小姐你的名字是哪两个汉字呢?预约表里填的也是英文。”
“雪,雪花的雪。”女孩简单地回答。房东很少见到这样的客人,虽然她进屋开始礼貌问候都做到令人无可挑剔,但是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不过倒是意外的和她的名字非常相配。
走进房间放好行李箱,雪跪坐在矮桌前拆下了马尾上的发带,长发倾泻而下。她有些疲惫地倒在桌面上,再次翻开那张地图,依旧 意味不明。
好困。
黄昏的橘色阳光仿佛带着些什么令人困倦的力量,她的意识愈发模糊起来。
黄昏,或是逢魔之刻。
又是那个梦。
这个梦境她已经烂熟于心了,无非是被什么人的利刃贯穿身体,然后视野被大片大片的殷红色浸染。惊醒的时候自己总是一身冷汗。不知道是谁杀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是隐约可以听到声音,那个人说,我必须要守护京都,所以抱歉了。
这就是这次旅行的真实目的,也许可以知道一些关于困扰自己多年的梦境的事情。尽管全部的线索就只有“那个人”口中的京都这个地名而已。

“婆婆您在吗?”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雪这才意识自己几乎一天没有进食,随意地把长发绑成交织的麻花歪在一边,下楼询问房东婆婆附近的饭店。
“附近没什么餐厅,但是的确有一家拉面屋,出门直走然后……”
然而她并没有走到那家据说是有长久历史拉面老店,仅仅到第二个路口就停下了脚步,印着“止まれ”标志路口的另一边的空地看上去是一个停车场,锈迹斑斑的铁门外有一辆关东煮的推车,在黑夜里亮着柔和的黄光。
“欢迎光临!”掀开帘子进到座位里,老板热情地喊道。
“老板,先要一份竹轮卷和花枝丸,其他您推荐的随意上一些,麻烦您了。”雪一边将挎包挂在推车侧面的挂钩上,一边用她一如既往冷淡的语调跟老板点单。
“好嘞,还有喝点温好的酒怎么样?”看到雪点了点头,老板很快摆好了几串煮物和一盅清酒,“还有你们几个,看到人家小姑娘进来就不要抽烟了。”
“哦,老板看到漂亮的小姑娘连烟都不让我们……”
“没关系的,我不讨厌。”雪干脆地打断了最右边大叔的话头,接着就专心于关东煮。
老板和熟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偶尔问她几句从哪里来住在哪的话,雪都一一作答,当然也绝不开启什么话题。不知不觉面前的就吃下了很多东西,还外加了一份拉面。
“哦小姐你很能喝嘛,喝了多少了?哈哈哈一点都不上脸。”老板贴心地将空掉的酒盅收走并换上新的。
“唔……”雪想尽力对好心的老板笑一下,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
“喂小姐?!喝醉了?这不声不响的我还以为这丫头特别能喝呢。”老板困扰地搔了搔后脑勺,“刚刚她说她住在哪来着?”
“啊呀我给忘记了……”刚才的大叔皱了皱眉头,仿佛在努力回忆。
“79番2丁目那边的民宿。”突然有客人报出了一个地址。
“这位客人你记得啊,不然麻烦你把这位小姐送回去吧。你的酒钱就算了怎么样?”
客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他起身把雪扶起来,另一只手把她的包从挂钩上取下,这时雪却突然无法支撑地瘫软了下来,吓得他赶紧双手扶住她。
一边的挎包却掉在了地上,男人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弯下腰检查有没有什么散出来的东西,掉出来的似乎是一张地图,男人捏着这张地图的手一时间顿了顿,但又不动声色地将它收进包里扣好。
“老板,那我先走了。”

又是这个梦。
大片大片的殷红,身体被贯穿的疼痛感,那个白发阴阳师的那句话……
然而这次似乎有什么不同,被血红浸染的场景里似乎还有一个人?
他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羽翼漆黑如墨。

“这不是平安京的地图吗?纪念品吗?”房东婆婆饶有兴趣地看着雪手中的地图。
“诶,您知道吗?”女孩的语调终于有了一些波澜。
“左京右京朱雀大道,不会有错。”房东婆婆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地方告诉雪。
“旅行的话阿雪你可以去御所看看,虽然当年地震损毁了大部分,但是来京都必然要去御所看看啊……不过我家离清水寺比较近可以考虑先去东边的景点这样……”
平安京……吗?
雪并没有认真听婆婆唠叨京都一日游的计划,只是觉得自己似乎在接近那个梦境的真相,她有些莫名抗拒去寻找,但是她又确实迫切地想知道这个梦的意义。
哪怕是深埋在心底血淋淋的现实也好,已经不想再这样被蒙在鼓里了。
“那个……婆婆您知道黑夜山吗?”雪伸手
指了指地图左上角。
“黑夜…山?没有听说过,果然纪念品就是不靠谱啊。”婆婆重复了一遍这个名称,摇了摇头。
那个“京都”,真的是这个京都吗?
“说起来阿雪你昨天喝的那么醉被人送回来的事,那个人你认识吗?”
“抱歉,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可能是关东煮的老板……”听到婆婆提起这件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意识恢复已经是今天早上的事情,醒来就是在房间里,想必也是有人送自己回来了。
“真是的,一个女孩子来旅行要多点戒心,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婆婆又开始唠叨了起来,雪实在是听不下去,借口说是要有地方要去离开了屋子。
但是,要去哪呢?
她抬头看着京都蓝的无边无际的秋日天空,一时间有些迷惘。


“我说大天狗先生,你要不要一个早上发十几次呆啊!”白发的西装青年伸手在他眼前晃着,话里满满的不耐烦。
“呃,抱歉。”大天狗终于回过神来,然而眼神明显还是有些恍惚。
“你这个样子还怎么谈生意,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鸦天狗叹了口气,重新把自己陷进了沙发里。
“那个地图……”深色头发的男人伸手按了按眉心,犹豫着开口,“那个孩子有和我一样的地图……”
“都说了是哪个传销组织的迷之地图了大哥你怎么就不信,算了算了你今天就不用去见客户了,好好研究你的地图吧。”青年一边聒噪着一边收拾着桌上的文件,拖长了声音对大天狗说,“那我先去天崎先生的公司了,您随意。”
“……车钥匙留下赶紧走。”
要说一个人能够被梦困扰二十多年还没有精神失常,大天狗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意志坚定。这个梦在他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时不时地出现,在梦里他被什么人用利刃贯穿而死,杀死他的人却说这是为了京都的和平。他为此也来过京都几次,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这个梦境依旧纠缠着他。
直到偶然遇到了那个女孩。女孩带着和自己一样的地图,也许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但在昨天晚上送她回家的时候,他确实听到了女孩在他背上模糊细碎的呓语,很轻很轻的,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昨天地址,抓起桌上的钥匙起身。
地下停车场里停着鸦天狗的GranCabrio,红到令人发指的颜色,大天狗在这辆跑车旁边硬生生犹豫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发动车子有一瞬间想起了十年前自己将头发漂成浅色,和那个挑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半夜出门飙车的事情,现在只是想想尴尬地老脸一红。
总之,还是先去找那个女孩吧。

“打扰了。”
雪回过神来,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着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您是……?”
“真是失礼,我可是昨天把你送回家的好心人。”大天狗微微歪了歪嘴角,看上去只是想逗逗女孩。
“真的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雪低下了头,脸颊确实有些发红。
“喂你们两个,不要挡在路中间啊!”后面开车的路人摁着喇叭。
“先上车。”大天狗打开保险对雪女说。
雪女这时才开始注意到跑车通体风骚的红色和车头上丝毫不低调的三叉戟。迟疑了几秒之后还是僵硬地坐了进去。
“……这不是我的车,是我堂弟的。”发动之后大天狗徒劳地解释着,显然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开着这样一辆中二拉风的迷之跑车已经拉低了身边女孩不知道多少的好感度。她看上去大概是想要变成空气不引人注意的类型。
“嗯……所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打开旁边那个包看看。”
那张画着不存在之地的地图,和自己的一样。
女孩的瞳孔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既然所谓的黑夜山是不存在的,那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雪偏过头看他,打量着这个明明是初次见面却没有丝毫陌生感的人。
“只是我的猜想,既然地图和真实有重合的地方,那么就顺着真实前往虚构的方向,也许就能找到那个临界点。”大天狗微微蹙着眉,专注于前面的路况。
“就像哈利波特的车站?”
“类似。”大天狗不知道是不是被女孩的比喻逗乐了,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你想要会魔法吗?”
“小时候开始就经常会觉得自己其实会魔法,不,应该是觉得自己不是人类……”雪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不要在意……!!!”大天狗突然踩下了刹车,“这是……”
本应该在近眼前的信号灯被笼罩着浓雾的枯树林取代,仿佛就在一瞬间进入了深山之中。
“黑……夜山……”雪低声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黑晴明,做好觉悟吧!”梦中的白发阴阳师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眼前,他捻起一串符咒迅速张开了结界。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与阴阳师的对峙的地方,变成了妖怪般的容貌。
「羽刃暴风」大天狗紧接着张开了羽翼,无数漆黑的尖锐羽刃乘风击碎了结界。
“雪女,到你了。”黑晴明将星的符咒贴在了白发少女的身上,下令道。
这是什么?身体和声音不受控制地执行着这道指令。她上前时下意识看了大天狗一眼,穿着奇怪装束长着翅膀,银发的大天狗。
大天狗和她对视,眼中是同样的疑惑。
不管怎么说,与梦中一般无二的战斗顺利地进行着。
暴风雪铺天盖地而下。

然而那却是一个局势改变的节点,白发阴阳师身后一直蛰伏着的青龙突然舒张开盘绕着他的躯体,发出低沉的咆哮,御灵震怒,结界内空气剧烈地颤抖起来。她看到青龙狰狞的面容,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从地面上出现青色的阵法却突然延展出数根链条死死锁住了她的动作。所有人都和她一样被紧紧束缚住了。
“博雅,就是现在!”阴阳师侧身让出一个位置,他身边的结界师随即松开弓弦,三支羽矢破空而发。
白发阴阳师的嘴角却带着些不忍的苦笑,“我必须要守护京都,所以抱歉了。”

在身体即将被锐利的箭矢贯穿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他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

“……呵,最终是这样吗?”他说。
雪看着他穿出背后带着猩红色的箭尖,瞳孔剧烈地收缩,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沉眠多年的记忆激烈地喷涌而出。
京都。
黑夜山。
黑晴明大人。
阴界裂缝。
大义。
大天狗大人。

「我可能,并不是人类啊。」

她尽力伸出手来想要触碰他的身体,声音喑哑地呼唤他的名字。
“言灵·一式!”
他为她挡下这致命一击仿佛是个笑话。
阴阳师的话音刚落,结界内所有的符咒一瞬间引爆,她很快感受到身体被撕裂的痛感,接着一切很快归于沉寂。
阴阳师合上了纸扇,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发出低低的叹息。
林中的落叶此时铺天盖地地舞动着掩盖了视线,数秒之后,阴阳师和式神,一切都消失了。
他们还是站在死寂的枯树林里。没有什么阴阳师也没有战斗。
时间依旧是西元二零一六,深秋。
大天狗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看向手中的地图,现在看来那只是一张普通的京都旅游地图。
“大天狗……先生?”雪有些迟疑地呼唤他的名字。
“不称呼我为「大人」吗?雪女。”大天狗把她的名字加上了重音。
“真是很久没有被称呼为这个名字了。”女孩对这个称呼倒是没有什么抵触,也迅速接受了这份记忆。她只是环顾着四周,微微蹙眉,抬手瞬间凝结起一串冰刃向着某个方向弹射。
“果然是你吗?青行灯。”大天狗看着被冰刃攻击而逐渐变得扭曲的空间。
枯树林的景色仿佛被什么擦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翠色的竹林。
“真是无趣的后续啊,枉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美艳的妖怪终于现出了原型,她在青灯上交叠着双腿,看着他们掩着嘴角笑着。
“好久不见。”说话的是辉夜姬和花鸟卷,妖怪们一个接一个从结界的另一边显露出身形,此时这方狭窄的结界里可以称得上是小型的百鬼夜行了。
“做这么多多余的事情你还真是有心啊,还扯上了这么多人。”大天狗按着紧蹙的眉心对青行灯说。
“嘛,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意思的故事越发少了,我才想着把你们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找出来。她们都很愿意帮我的忙呢,制作幻境什么的,修改地图什么的……”
“青行灯大人,我不知道你们听说了什么,但是其中想必有误会。”雪女似乎猜到了些什么,“您能说说吗?”
“也好,那是黑晴明败北之后的事情……”青行灯不紧不慢地开始了她的讲述。

“真是令人吃惊,没想到那个大天狗竟然……”回到庭院之后,在继续寻找草薙剑的那段时间里,安倍晴明难得空闲地与源博雅在回廊上下棋。
“我也是没想到,他竟然和雪女是那样的关系……”源博雅想起那天的事,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围坐在一边的式神们纷纷燃起了兴致刨根问底。阴阳师敲一敲纸扇,娓娓道来,“在博雅给他们最后一击的时候,大天狗竟然挣脱了我的‘缚’,在雪女的面前为她挡下那一箭。似乎还说了些什么,于是我不得已引爆了所有的符咒来代替最后一击……即使是这样魂飞魄散的死法,雪女她死后,冰霜从她消散的地方蔓延出来包裹着大天狗的遗骸不让他消失,整个黑夜山都被冰牢牢封死,直到最近才渐渐消解。”
大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但是晴明大人并不会说谎,而且这黑夜山自那以来,在这个秋天里确实莫名地被冰封了七七四十九天。
原来是个令人唏嘘的爱情故事,式神们这样想着。
后来这个故事也成了青行灯众多藏品之一。
“是啊是啊,我听到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呢,真好啊。”辉夜姬在竹子上交叠起双手,期待地看着大天狗和雪女。

“……”大天狗的表情有些复杂,“怎么说呢,那只是履行与黑晴明大人的契约罢了。”
“黑晴明大人曾经在与我们的契约中加入了一些内容,那个时候我本来应该守护的是黑晴明大人才对,但是那个时候大人已经先行离开,如果当时留下的是三尾狐,我的契约也会被强制触发去保护她。”
“大雪封山也是为了阻碍他们追查黑晴明大人的踪迹而施放的。”雪女补充道,“不过那个时候,黑晴明大人已经先行离开了。所以晴明大人大概误会了。”

“……”费了大功夫来探听八卦的妖怪们显然非常失望。
辉夜姬尤其大受打击,眼睛甚至湿漉漉的:“假的假的,竹哥哥说的真爱都是假的……”
“那我们还是先走吧,这几年给你们添麻烦了。”青行灯姑且道了歉。
“喂!不是我我说你,这可是人类的二十几年啊!”大天狗激动得翅膀都直了。
然而妖怪们并没有等他说完就已经收起了身形,结界骤然消失。
他们依旧在信号灯前的跑车里。
大天狗穿着革履的黑色西装,黑发往后梳露出额头,并没有什么翅膀。

“真是没想到那个阴阳师脑补能力这么强。”大天狗苦笑着看向雪女,“不过还是要感谢他和她们,让我想起了这些。”
“嗯。”没有他们,这种前尘往事仅凭借人类的躯体,是绝对无法回忆起来的。
很久很久以前,他在濒死的时候护在她的身前,他背对着她用低哑的声音说:
“活下去,雪女。”
活到我们再见的那一天。

“妖怪的感情真是捉摸不定,当时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样的话的呢?”
“以人类的想法来看,四舍五入就是告白了吧。”
“你不过当了二十多年人类就已经完全是人类的思维了吗?”大天狗被雪女过于直白的回答呛到,忍不住吐槽。
“如果是高贵的妖怪大天狗大人也不可能吐槽这种事情啊,只会不以为然地摇摇扇子吧。”

“既然如此,那么人类的雪女小姐,你愿意试着和人类的大天狗交往吗?”
“好啊,如果你愿意做我京都一日游的向导的话。”
女孩露出妖怪的她不曾拥有的微笑来。
眉眼弯弯。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