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爾子夫

无人生还

大天狗来到这个庭院不过一个多月,在某一天的晚上,阴阳师突然,消失了。
就仿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结界里的五星太鼓上还悬浮着剩余13小时55分的字样。不过他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阴阳师来更换,也再也不会有隔壁的阴阳师带着式神来寄养。
“你知道阴阳师去哪了吗?”他问整个庭院里资历最老的雪女。阴阳师消失以前最宠爱的也是她,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跟雪女分享,尽管雪女漂浮在庭院里,只是默默听阴阳师聒噪,甚至不用做出回应。
“不知道。”雪女摇头。
他是阴阳师一片一片凑齐碎片召唤出来的,可以见得这个阴阳师运气并不好,御魂也好式神也好,都非常不可救药。他想起来阴阳师经常一边抠脚一边画符,能抽到ssr才怪。
他以前跟阴阳师出门寄养的时候,也遇到过阴阳师消失的结界。
一片荒芜。
“失去了阴阳师的结界,式神和设施都会慢慢消失,最终被回收。”阴阳师那天说过这样的话。
“别担心啊,我还会跟你们在一起很久的,因为……”阴阳师接着说,当然不出意外地,他说的是,“我还没有辉夜姬啊。”
大天狗当即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阴阳师倒也不在意,每天依旧肝肝御魂,摸摸雪女的雪球,看看妖刀姬的胖次,戳戳夜叉的屁股……丝毫不思进取。
他知道阴阳师最近在收集茨木童子的碎片,还剩下七天,阴阳师甚至连升六星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白达摩和一套金光闪闪的御魂。好好一个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榊原大人,该不会有女朋友了吧?”说起来赤舌还在坚持发电。
“怎么可能,就他那没出息的样子,别说女朋友了,男朋友都不可能有。”大天狗迅速驳回了这个猜想。
“那就是……玩那个什么爱抚叽欧去了吧。”老爷爷斟酌着发音。
“也有可能。”
“不过为什么到底那么突然呢?”
式神们七嘴八舌地争论着。
雪女坐在阴阳师曾经一直待着的地方,一言不发。
半夜十二点。
本来阴阳师雷打不动地会来签到,做日常任务。今天没有。明天也不会有。
阴阳师离开的第一天,好几个他阴阳寮里的好友来喊他去砍蛇,看到他不在倒是很惊讶。看来阴阳师也没有告诉过他们自己为什么突然消失。
后来渐渐地,这个庭院就再也没有人会来拜访了。
那天他看到姑获鸟穿着初始的皮肤在庭院里和妖刀姬一起晒太阳,她们是这个庭院仅有的两个六星式神,以前也经常一起出战。
“姑获鸟前辈,你今天怎么不穿那套皮肤了?”妖刀姬抱着膝盖侧过身问她,“明明收到新衣服的时候爱不释手。”
姑获鸟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回答。
他来到庭院的时候姑获鸟就一直穿着那套衣服,他也仅仅只是听说阴阳师刷这套皮肤刷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不过他想象得出来,阴阳师那样一个运气糟糕透顶的人,为了这套皮肤,一定也是花了不少力气。
偶尔还会看到童男,阴阳师不会反击流,速度又慢,打斗技一直带着童男。
童男的新衣服刚到的时候,阴阳师还摸着他的头让他好好干,然而仅仅过了三天,阴阳师就人间蒸发了。

“雪女,阴阳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雪女说,“一个很吵的人。”

大天狗无聊的时候会去阴阳师以前禁止式神进入的召唤室里看看,然后数着那几十片茨木童子的碎片消磨时间。
附近的神龛上还码着一摞厚厚的御札,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庭院越发的安静。
直到有一天这个庭院突然变得一片漆黑。赤舌不在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
寮里的人后来还来过一次,说是把他们的阴阳师除名了,当然要是以后他回来随时给他保留一个位置。
然后那个放着始终没人来收取勾玉卡的结界,终于被取消了。
只剩下这个庭院。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庭院的景色是不会变的,妖怪对时间也并不敏感。
庭院门口来了一个黑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庭院要被取消了,时限是今晚十二点。
式神们面面相觑。
那天晚上,他看到雪女在阴阳师曾经待过的位置上摆了一个小小的雪人。
“你果然还是喜欢阴阳师的吧。”
“还好。”雪女摇摇头又点点头。

“那再见吧。”
“再见。”
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再回来。

评论(1)

热度(3)